首頁 茶業 茶葉 茶具 茶人 茶道 茶禮 茶旅 讀書 活動 茶商 茶企
網站首頁 >> 全部資訊 >> 茶具
三百多年前銷往歐洲的紫砂壺  
 
 
 
 
 
原創Pai
 
閱讀6738
新絲路茶網
新絲路茶網
2019-04-23
 

17世紀70年代,飲茶品味之風在很多歐洲國家興起。在17世紀上半葉,人們對茶壺的材質并無刻意選擇,有人喜歡紫砂的,有人喜歡瓷器的。但從17世紀60年代起,宜興紫砂壺漸漸成為了歐洲人首選的沏茶用具。

紫砂壺漸成首選茶具 

茶有某種藥用功能,所以在被引進歐洲時,人們未將其視為提神醒腦的日常飲品。鑒于此,茶壺的進口數量也很有限。第一批運抵歐洲的茶壺還都是中國人喜歡的一些款式。荷蘭商人很快就意識到,為了獲取更高的利潤,與其降低茶葉的售價還不如縮小茶壺的容量。因此,在17世紀,他們為歐洲市場定制宜興茶壺時,容量大多控制在250毫升上下,而中國人則多用較大的茶壺,容量多為500毫升左右,甚至更大。

在歐洲,飲茶之風越來越盛,就連一些名醫也把茶葉當作治療痛風的靈丹妙藥開在處方里,這更是在為茶飲推波助瀾。由于食物過于油膩,痛風是當時歐洲上流社會的一種常見病。

葡萄牙人率先引進紫砂壺 

很有可能,葡萄牙是第一個對茶葉和茶壺感興趣的歐洲國家,兩者的進口大約始于16世紀或17世紀上半葉。在1650年之前,有一宗進口業務涉及到一把小茶壺。在1620年,有個葡萄牙商人從澳門出運一批私人貿易商品,在一頁貨物清單草稿的背面,謄寫有商品的目錄,簡要描述了品名、發貨人、收貨人等。在繁多名目的最下面記有:一張虎皮、幾件瓷器、名貴木料,并提到“一把小茶壺,是老喬安·卡瓦霍送給馬六甲州檢察官巴迪奧·平托先生的。”有兩個理由讓人信服這是一把宜興紫砂壺。其一,送給駐馬來西亞的葡萄牙檢察官的禮物不可能是廉價小玩意,一定是值錢的好東西。我們知道,那時宜興紫砂壺的市場價格已經不菲,瓷器茶壺無法與之比肩。

西蒙內斯·保利博士曾在其書中指出:“從中國買來的沏茶用具(指宜興紫砂壺– 譯者注),價值可比黃金,都用絲綢包裹,只有好朋友之間才相互贈送。大家都公認其價格不低于鉆石,寶石,或當地最昂貴的項鏈。”其二,根據一些中國文獻資料記載,自16世紀末葉起,像時大彬、李茂林這些制壺大師開始零星做些小壺,引領小品制作的潮流。而在景德鎮,制作瓷器小壺的時間要晚很多。

小巧華麗的定制壺風靡 

歐洲的茶葉市場在葡萄牙人手里時還一直微不足道,但荷蘭人對這個市場進行了培育和發展。隨著茶葉貿易量的增長,沏茶不可或缺的茶壺也擴大了銷路。歐洲人對宜興茶壺的風靡就源自荷蘭,從中我們也看到了荷蘭人精明過人的經商之道:他們最早根據歐洲人的喜好和要求來設計和定制宜興茶壺。開始,他們青睞于朱泥壺,大部分有貼花裝飾,因為這種裝飾手法跟歷史上曾經盛行歐洲的“Terra Sigillata(紅精陶器– 譯注)”古陶器極為相似。這種著名的紅精陶產自高盧-羅馬時期,自文藝復興運動起,就一直頗受歡迎。正如前面所說,這些定制的紫砂茶壺的容量都比較小,從而減少了茶葉的用量,因為當時歐洲市場上的茶葉賣價高昂。另外,茶壺的裝飾風格也作了必要的調整,迎合了西方人的審美要求,畢竟中西方人的審美情趣截然不同。

與中國人不同的是,17世紀的歐洲人對茶壺的形態魅力不甚敏感,因此大部分定制茶壺都注重表面的裝飾。盡管風格華麗,但圖紋仍具中國特色,多半受道教和佛教的影響,但這些傳遞著神秘信息、難以解讀的畫符字謎足以讓喜歡異域文化的歐洲人著迷。

在18世紀,宜興茶壺很少裝飾有家族徽章,但1990年10月29日在倫敦嘉士德的拍賣會上,一把茶壺上有這種裝飾,純屬罕見。點彩(類似粉彩)或包金裝飾的茶壺也為數不多。壺上若有如此這般的裝飾,也非宜興工匠所為,很可能是在廣東、有些甚至是在歐洲的再加工。

紫砂壺最早或因私人貿易進入歐洲 

宜興茶壺最早通過貿易方式進口到歐洲的時間可追溯到1679年,其記錄資料在荷蘭或英國東印度公司的檔案中都能找到。荷蘭東印度公司保存在巴達維亞(今印度尼西亞的雅加達)總部的檔案,見證了首批從中國漳州運抵的7箱朱泥壺。1680年的一份資料記載了運抵的320把帶裝飾的朱泥壺,同一年,又有1635把茶壺運抵了阿姆斯特丹港。研究過這些檔案的沃爾克博士認為,這些很可能是宜興茶壺。在英國,有一份資料記載了在1699年運抵的82把朱泥茶壺。

上述記錄檔案佐證了宜興茶壺正式進口到歐洲的日期,大多數專家學者認為,宜興茶壺在歐洲出現的年代不可能早于1679年。不過,這個結論雖然符合邏輯,但荷蘭代爾夫特三位陶藝家留下的兩份文字材料給我們留下了疑點。

第一份是1678年陶藝家蘭伯特斯·克萊費斯的廣告:“謹告公眾,代爾夫特制陶廠的陶藝大師蘭伯特斯·克萊費斯在1672年發現了仿制印度瓷器(荷蘭東印度公司進口的紫砂壺一度被稱為紅瓷)的工藝。眾所周知,自那時起,他一直在制作紅色和其他顏色的茶壺,其色澤、工藝、硬度、功能多可與印度茶壺(即荷蘭東印度公司銷售的宜興朱泥茶壺 – 譯者注)相媲美。”這份廣告包含了很多重要信息:首先是時間,即在1672年蘭伯特斯·克萊費斯就已經發現了仿制印度瓷器的方法;其次是茶壺的顏色,所謂瓷器(事實上應當是陶,因為真正的白瓷制作秘籍直到1709年才由德國薩克森的工匠所發現)也許就是他提到的紅色茶壺。所以這份資料證實了,在1678年前,宜興產的朱泥壺,還有其他顏色茶壺在荷蘭已經出現。

第二份是注明日期為1679年的特許經營申請書,申請人是另外兩個代爾夫特陶藝家,一個叫塞繆爾·馮·恩霍姆,另一個叫阿里·德·米爾德。申請書上寫道:“我們兩人經合作發現了東印度茶壺(即荷蘭東印度公司銷售的茶壺 – 譯者注)的制作工藝,為此,我們申請為期15年的生產年限許可……和獨家經銷的許可……并獲授權在產品上使用我們的標識……”

上述資料說明17世紀70年代,甚至可能更早在17世紀60年代,荷蘭市場上就有宜興茶壺出現。因此,進入歐洲的這些茶壺不僅有官辦的東印度公司提供,還有其他途徑。然而這些在歐洲市場銷售的外國商品,除了東印度公司,不大可能有其他渠道,唯一可能的是通過隱藏在官方貿易中的私人貿易。

私人貿易被視為公司補充收入的一個來源,并且制定了一系列規則來協調公司和私人之間的關系。私人貿易有大有小,但有別于走私。實際上,不管私人貿易和走私數量有多大,絕大部分在檔案資料中沒有記載。但是,今天我們看到的這一件件實實在在的東西,證明了當年有多少商品都是通過私人貿易或走私途徑進入歐洲的。

關于我們 - 服務項目 - 企宣推廣 - 聯系我們
Copyright © 2022 www.dandyloveband.com All Rights Reserved
陜ICP備15011396號-13 服務熱線:029-84234562
新絲路茶網創辦于2018年,在傳承創新茶文化精髓的基礎上,通過一站式的茶業培訓、媒體服務(新聞報道、原生廣告、危機公關、個人IP打造等)、茶事策劃執行(如茶專場品鑒會)、茶旅團建(如觀山茶會、茶旅自駕游等),服務于茶區政府、龍頭企業、大型茶事活動以及茶產業創新培育企業。
小东西你看你喷的到处都是若若